5月23日,小米與徠卡宣布達成戰略影像合作。雙方聯合研制的第一款影像旗艦手機將于今年7月正式面世。同日,OPPO也正式發布雙芯人像科技OPPO Reno8系列,加碼影像實力。有關分析認為,手機廠商在影像上不斷創新與投入,并不僅僅是解決拍照問題,而更是為數字成像技術圈地,從而掌控未來的話語權。

實際上,諸多國產品牌已經和相機、鏡頭廠商進行“牽手”,同時,優異的影像能也是手機廠商對高端化路線的嘗試。2016年,華為P9手機與徠卡合作,在鏡片、呈像等多方面進行了改進,而萊卡鏡頭獨有的濃郁影像風格,也首次在國產智能機上展現出來。

而華為與徠卡合約到期,小米則成功接棒。小米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在影像領域中,目前小米在鏡頭光學、芯片、算法等領域均有一定技術積累,小米方面表示,此次的合作是深度空前的全方位影像戰略合作。

此后,vivo與蔡司達成合作,二者于2020年成立聯合影像實驗室,而一加手機則瞄準了哈蘇,其產品一加9在色彩、明度、飽和度上,都繼承了哈蘇的基因。

據OPPO副總裁、中國區總裁劉波介紹,在影像上,最新推出的Reno8系列首次搭載馬里亞納MariSilicon X芯片,配合雙臺旗艦SoC、OPPO雙定制影像傳感器、人像算法矩陣,組成雙芯人像攝影系統,進一步提升人像視頻體驗。

業內觀點認為,手機廠商借助相機企業技術,標志著國產品牌在影像技術上的奮起直追。早在蘋果手機問世之初,就以良好的白衡和防抖能吸引不少擁躉,此后,三星在競爭中另辟蹊徑,在夜視功能上下足功夫,F1.5超大光圈,成為Galaxy S9的顯著特點。而彼時國產手機在拍照方面表現。

如今,專業影像公司的技術讓國產手機唱了主角。據DxOMark跑分臺上最新數據顯示,前六位中,華為和小米互爭雄長,華為P50 Pro得分144;小米11Ultra得分143;vivo X50 Pro+以131分名列第七;iPhone 12Pro Max位列第八。

在手機攝像高歌猛進的同時,相機市場正在急劇萎縮。2021年,尼康就因銷量下滑,籌劃關閉日本國內工廠,并將其轉移至泰國,今年初,落戶珠海32年的“佳能珠海”宣布停產。據CIPA統計,11年來,數碼相機出貨量從1.2億臺下跌至不足1000萬臺,降幅達93%。

未來,手機將在何種程度上擠占相機生存空間?在產業經濟觀察家梁振鵬看來,這個問題要分開看。他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手機拍照功能的日益精進,擠壓的多是卡片機、傻瓜相機、普通數碼相機等產品的生存空間,而專業單反相機的功能并非手機可比擬,尤其在工作商務、專業攝影方面仍是高端相機的天下,不過低端相機產品逐漸退出市場后,產品基數銳減的確會令整個行業看上去萎縮明顯。

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則認為,這種分化對手機、相機產業均蘊藏著機會。沈萌直言:“手機和相機是相互促進的競爭對手,手機適合非專業用戶、相機適合專業用戶,雖然手機的拍照功能越來越強大,但對于專業用戶來說仍不滿足,而且專業用戶利用相機更豐富的功能設置可以拍攝要求更高的作品。所以手機和相機不是以需求劃分,是以用戶類型劃分。”

不容忽視的是,目前市場上像素高、拍照功能強的手機價格未必高企,例如vivo 2000-3000元左右的S12系列,后置攝像頭為1.08億+800萬+200萬,而最新的折疊屏產品X Fold的后置攝像頭也未達到此水準,此外,1000-2500元價位的OPPO K10也達到6400萬+800萬+200萬像素,而iPhone13主鏡頭像素也在6000萬級別。

也就是說,消費者真的愿意為更高的拍照效果承擔溢價嗎?

對此梁振鵬認為,手機廠商對攝影價值的挖掘更應看重廣度,目前大多手機用戶的需求,不是讓手里的產品和專業相機比肩,而是在多種場景下均能滿足需求,例如社交臺展示所需要的動圖、P圖,工作場景中的文件掃描,商業場景中的直播帶貨等。

沈萌也認為,不同用戶群體對拍照功能的認知不同,多數非專業用戶都會傾向于手機的拍照功能,因為在低成本的前提下就可以滿足非專業用戶的需求。手機廠商加碼拍照技術也依然是在迎合非專業用戶的需求,很難撬動專業用戶。

標簽: 小米與徠卡 戰略影像合作 手機廠商必爭之地 拍照效果